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
游客保障
网站导航
目的地攻略 > 中国 > 云南 > 丽江 > 丽江旅游指南 > 丽江购物记
丽江旅游Lijiang
 | 

“国中贵原,云中丽江”,在这里,艳遇一段美好时光,观玉龙雪山、探虎跳峡,在束河古镇懒懒地打个盹……

想去0

去过0

丽江购物记

http://lijiang.cncn.com  2008-12-04  丽江旅游网
上海迪士尼门票限量特惠

     未去云南之前,便已对丽江古城的四方街万分向往,听闻那里饰物琳琅,环配叮当,是女孩子的购物天堂。遂在心理上已设了防,告诫自己切不可陷入疯狂购物的境地。及至到了四方街,铺天盖地的百宝千珍在眼前一现,看得我只差没扔下手中的背包来一记欢呼。全然忘记自设的底线,好比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乱花渐欲迷人眼。

    一家家鳞次栉比,依水而建的两岸店堂,特色鲜明,各具风情。出售精致的首饰,华丽的手织披肩,神秘的东巴文化工艺品,民族色彩浓郁的手工包袋,还有搜罗自百家的古香古色的老东西。

    象遗失在前生回忆里的瑰宝,在这样一个并未完全商业化的古城,带着她们流离失所的命运,等待我的触摸。

    因为偏爱银饰品,一看到那些铸工精细的手链,手镯就挪不开步子,所以四方街上所有的银器店都成了我扫荡的目标,几乎逢店必进。用猴子摘玉米般的贪婪心态,一家家的淘汰,择优购买。

    白族是银器盛产地,所以在四方街上开银饰品店的大多是些白族居民,统观下来有一个特点:姑娘热情小伙儿腼腆。

    在一家夫妻老婆店,我饶有兴致地挑挑捡捡,好奇地问这问那,姑娘始终耐着性子做讲解,而小伙儿则在边上一言不发,只顾自己埋头加工。在我私底下嘀咕着对银器的纯度表示不信任的时候,小伙儿终于憋不住了,涨红了脸挤出一句:你要是不信可以拿去银行验的。

    我有时是一个极度感性的人,经常会做一些常理无法解释的事情。明知道商场不无欺诈,还是愿意凭着一时的感觉相信一个人。

    冲着白族小伙儿这句保证,我放下心来,挑选了不少首饰。

    给自己挑了一串精美的脚链,三条活灵活现的小鱼嬉戏于铃铛之间。戴在莹白脚踝上,每走一步,脆响声声,精灵般的雀跃,顿生不可名状的自恋情怀。

    给朋友挑的是对星月造型的耳坠,把星星月亮配于左右耳侧,相信颇喜做个性化打扮的朋友拿到手后定会欣喜万分。

    另外给刚出生不久的小外甥买了块写着长命百岁的锁片,及手上戴的小铃铛。

    手里拎得满满当当出门,目光依旧遣绻难舍。恨不得千金散尽,不让遗憾留在心。

   

    在丽江买回的所有物品里,最为我津津乐道的,便是那些古旧的老东西。

    这份怀旧情结,自童年时便初露端倪。自小便对外婆梳妆盒里的发箸,废物堆里的泛黄薄绢刺绣爱不释手。

    此番丽江古城一游,可谓满载而归。在现代都市里鲜少遇见的旧式生活用品,家居摆设品,一一隐身于幽深的店堂一隅暗吐芳华,吸引着我垂涎的目光。

    偷得浮生半日闲,来约会这些三生旧精魂,沙里淘金般地搜寻至爱。

    觅得一串紫檀木手链,外面包了一层银,拿在鼻下轻嗅,一股清幽香氛仿若遥遥而至,顷刻弥漫周身,顿觉通体舒畅。

    还找到一个紫铜的旧式香炉,塔状的炉身,镂刻着各式繁复精美的花纹。两侧各生动着精雕细琢的龙首以充当执手。狂爱之余走街串巷,找了一块鸡翅木的褐色小矮几做它的御驾。带回家后放置在我的书桌上,每晚点上一盘印度香,我便得以在这袅袅香氛里吟诗做梦,陶然忘机。

   

    我一向自认不擅购物,价廉物美总难两全。此次在丽江买玉器,倒是捡了个便宜,还让人赞了一通,着实开心。

    说起丽江的玉器,小到手上戴的饰品,大到家里做摆设的工艺品,无一不全。只是购买的时候要察言观色,提防挨宰。因为玉器属于难以估价之物,有些店铺要价未免有侥幸心理。

    我在选购男士用以避邪的腰牌时,看标价几乎都在几百至上千块,而翠色并不上乘,看得出太多水份。于是跟店主讨价还价,时不时地卖弄一点从互联网上查到的零星资料。店主居然也被我的虚虚实实唬住了,一块标价为六百八十五块的虎形腰牌最后竟以六十五元艰难成交。

    彼时店里观望良久的一个客人出声相问:“姑娘从哪里来?”

    “宁波。”我回答。

    他听后朗声大笑:“还是咱们宁波人精明啊,我批发也是这个价。”

    原来这位仁兄专在宁波经营玉器,特跑来丽江搞批发。原本还以为我也将遭到店家黑手,谁知却失策了。

    我出门之后心情大好。

   

    丽江购物之行,最难忘一家专售民族衣饰,头饰的小店,及祖孙二代店主。

    店里有色彩艳丽的少数民族服饰,五彩斑斓的彩条头巾,围巾,披肩等物。一跨进那片彩色的天地,我天性里的孩子气又开始发作,试试这个,戴戴那个,不肯罢手。

    店主一家笑看着,并不来干涉。傣家老妈妈还亲手把一块彩条的头巾帮我戴在头上,我揽镜顾盼,笑着说象个肯德基里的服务生。老妈妈没听懂,我傻笑着做了个端盘子的动作,逗得她笑逐颜开,还问我想不想穿穿她们的衣服?我岂有不想之理,当下把头点得跟鸡啄米似地。于是老妈妈把挂在墙上的一套衣饰取下,帮我穿戴上身。端详着说有点傣家姑娘的味儿了。她们家八岁的小孙女也在边上啧啧有声,连说真象真象。

    边上有顾客建议我跟可亲的祖孙二人拍张合照,她们高兴地点了头。

    在那个温馨的店铺,我穿了我的傣族服装,笑容羞怯,跟她们依偎在一处。

    随着喀嚓声响起,我的丽江购物之行也降下了帏幕,然而记忆,却是历久芬芳,经年不褪。期待着再次被唤醒,再赴那片喧攘。